西安弑师案,仅仅只是老师没收了学生的手机

  • 时间:
  • 浏览:30
  • 来源:龙岩学院教务处_鲁东大学教务信息网_陇桥学院教务系统_隆回一中
阅读模式

2020年元旦刚过,一则血腥的消息从网上传来。今日(1月4日),一张“西安一高三男生杀害教师后翻门逃离”的情况报告截图流传网络。记者从西安市未央区教育局督导室获悉,确有一名教师被学生杀害。这则血案发生的起因仅仅只是老师没收了学生的手机。

疑似涉事学校关于此事的情况报告截图显示,1月2日 该校高三男生李某因晚自习玩手机,被值班老师金某发现并予以没收,之后李某两次去金某办公室要手机,因金某不在,返回教室,李某第三次进到办公室后,学生们听到凄厉呼救声,发现与金某同一办公室的55岁女教师周某娟倒在办公室门口,有大量血迹,周某娟随即被送往附近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监控显示事发后李某从校门翻出逃离。

网传截图,接近学校人士证实内容属实。1月4日上午,记者来到西六十六中学,看到校内仍有学生上课,多名学生称学校确实出事了。但学校工作人员关于教师遇害一事只字不提。

一名老师,在看到这则新闻后,留言道:

“看到这则消息,我除了感到悲哀之外,又感到害怕和庆幸。我害怕的是,以后有学生在课堂上玩手机,还敢没收吗?我庆幸的是教书30年了,教过的学生都是好孩子,没有奇葩和变态,直到现在没有一个来找我报仇。我应该感恩我教过的学生,感谢他们手下留情,感谢他们的不杀之恩!但我依然感到心惊胆战,依然是惴惴不安,提心吊胆。还有10年我就退休了,在这10年当中,会有奇葩和变态的学生存在吗?会有奇葩和变态的家长存在吗?还有多少老师活在心惊胆战之中?难道以后老师都要全副武装,头戴钢盔,身穿防弹衣,手持防狼电棍才能安心走上讲台吗?”

类似这样的杀师案,几乎每年都有,而今年来的比往年更早了一些。

而在5年多前,江西的一起弑师案几乎如出一辙。

2013年9月14日上午,江西省著名的重点中学临川二中发生一起命案,该校未满18岁的高三学生雷某,因不满班主任孙武康的严格管理,产生积怨,在办公室将其杀死。

据校长称,案发前一天,雷某在课堂上玩手机,班主任孙老师没收了他的手机,并要他通知家长来校领回。14日中午,雷某携水果刀至办公室,径直刺向正在备课的孙老师颈部,致孙老师当场死亡。

2017年11月12日,就读于湖南省益阳沅江市第三中学的16岁高中生罗军,在办公室将自己的班主任鲍方刺死。据了解,鲍方身上共有26处刀伤,致命的一击,扎在脖子上,在被送往医院的路上,已失去生命体征。

作案后,右手拿着弹簧刀、校服已被血迹沾染的罗军回到教室,径直走到了同在1502班的鲍方女儿面前。“我把你爸爸给杀了。”罗军说完这句话,拿着刀又跑出了教室。

根据湖南省沅江市通报,这起案件同样系因两人在办公室发生争执。据罗军的同学介绍,他平时成绩不错,曾经多次在班上考第一名,家里也在村镇开诊所,条件相对不错。

对比两起几乎如出一辙的案件,会发现:1、事发学校都是当地重点中学;2、重点意味着老师肩上的升学压力大;3、遇害老师普遍比较优秀;4、老师对孩子都要求非常严厉。

当然要怪罪孩子的父母,从小就没管教好孩子。但我们什么时候该反思下学校的教育呢?

老师对违纪学生惩罚,被媒体站在道德制高点声讨,教育主管部门重罚。教育和教师仿佛成了谁都可以批判几句,稍有不满就可以冲到学校破口大骂,大打出手。浮躁的社会让孩子们被宠溺得全世界都得给他特权,从小到大都没有受气,怎么能接受老师没收他的手机呢?于是就举起了屠刀,悲哀的周老师就这样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就倒在血泊里,死了。

急功近利的教育,使教育正在慢慢走向畸形,也许这就是代价,但这些代价不应该由老师来承担。谁来保护老师安全?谁还敢去冒着生命危险去管教那些家庭都管不了的孩子呢?一起起带着血腥的惨案,一个个疯狂杀戮的少年,一个个热爱教育的老师一次次惨死在心怀戾气的学生的屠刀下的时候,我们不得不在悲痛中进一步深思:急功近利的时代,缺乏敬畏之心的家长,一个只有考试的孩子,很难有机会触碰到人性和真实的自我。我们要的不仅仅是名次和分数,我们要的是安全的保障,安心的教学,和谐宁静的校园生活。

父母管不住的学生,违反了校规后,被老师管教。 而这样的一场管教,差一丁点就要了从教多年、兢兢业业、认真负责的老师的命。

这到底是家庭教育的荒唐,还是学校教育的悲哀?

老师鞠躬尽瘁,只盼学生出息;学生心怀怨恨,却从来不懂感激。

老师顶着骂名,要求学生自律;学生一言不合,挥刀向老师刺去。

这是何其荒唐的学生思维,又是何其悲哀的师生关系。

学者蒋勋曾写过一篇关于教育的文章。在这篇文中,他说:

“人生中,总有些苦闷是靠知识、考试无法解答的。

在这个飞速发展、知识爆炸的时代,个人的情感挣扎似乎更加凸显。一个只有考试的孩子,很难有机会触碰到人性和真实的自我。”

在蒋勋看来,当我们整个社会(包括家庭、学校和环境),把“孩子”等同于“考试和成绩”时,也在扭曲中剥夺了孩子本该就有的情感、温度、人格和智慧。

那些只会考试的人,成了考场上的王者,却成了活中的loser。而那些讨厌考试的人,很容易在叛逆的脱轨中被孤立、被否定、被边缘化,把仇视和敌意发泄到离他最近的父母或老师身上。

这或许能从一个视角,解释近些年高发的弑亲案和弑师案。

▍综合整理:小学语数外

▍图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删除,如要转载,请必须标明出处。

文章推荐

---------------小学语数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