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1天超过100万上街游行 主力军是大学生跟中场阶层 国际足球 五洲热报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龙岩学院教务处_鲁东大学教务信息网_陇桥学院教务系统_隆回一中
阅读模式

  记者寒冰报道 巴西人喜欢街头狂欢,他们也让狂欢节成为了自己的文化特征。然而,过去一周,联合会杯没有成为巴西人的狂欢节,倒是从巴西利亚爆发并迅速蔓延到全国12个大城市,多达百万人游行的“示威狂欢”,成了巴西的主角。巴西人希望引起全世界的关注,没有什么比联合会杯更适合这场百万人大游行的示威浪潮。相比之下,作为明年世界杯预演的联合会杯,反倒成了配角。

  巴西人最擅长的肢体就是双脚,只是这次他们没有用来踢球,而是用来走上街头。

   场外远比场内热闹  

  6月20日巴西的示威游行达到了巅峰,超过100万人聚集在12个大城市,原本抗议世界杯球场建设浪费预算和涉嫌贪腐,变成了指责公共交通涨价,以及对教育、福利和基础设施投入不足的严重不满。甚至,示威者还将矛头对准了国际足联,他们认为国际足联的贪婪是造成巴西现状的原因之一,在东北部的萨尔瓦多,抗议者在乌拉圭与尼日利亚比赛场外向国际足联的车辆投掷石块,并砸毁了国际足联官员入住的酒店大门玻璃。

  尽管19日巴西各大城市已收回公交涨价决定,示威游行依然呈现爆发趋势。20日,全国100多个城市已有125万人参与游行,示威者在巴西利亚、圣保罗和里约都试图冲进政府机构,逐渐趋向暴力化的示威游行引起了巴西警方的强烈反弹,一周来已有上百人在与警方对峙中受伤,圣保罗州的黑河市一位名叫德莱弗特的18岁青年被试图驱散人群的车撞死,这辆车的司机后经查实为一名在逃囚犯。

  死亡事件迫使巴西总统罗塞夫取消了访日行程,召开紧急内阁会议应对危机。6月22日,罗塞夫公开承诺将制定改善各城市公共交通的全国性计划,同时支持将所有石油税收用于教育的规划,还再次做出将外国医生派往医疗设施不足地区的承诺。罗塞夫总统还将以总统身份邀请示威人群的领袖,以及各级政府和社会贤达,就此次示威中涉及的问题磋商。罗塞夫承诺,将严厉打击官员贪污腐败,管理好公共资金的使用,并就世界杯场馆资金作出解释。

  然而,这些承诺并没有平息示威者的不满。《圣保罗页报》的民意调查显示,55%的圣保罗公民认为罗塞夫总统的态度是糟糕而消极的。而且,随着示威游行的规模扩大,暴力冲突和恶意破坏事件也在急剧上升。暴力冲突事件已突破20起,9个城市发生了试图入侵政府机构的攻击行为。原本在示威初期根本没有介入的反对党,也在谋划新的抗议活动。

   “中产”的“示威狂欢”

  相比1985年巴西结束军人独裁的百万人大游行,这次巴西波及上百万人的“6月风暴”,既无反对党和民间机构组织,示威人群的诉求也呈多元化,甚至因毫无目的而将游行变成了“示威狂欢节”。过去的游行示威都有明确的组织者和政治诉求,但这次罗塞夫总统为首的巴西政府试图找出幕后主使对话,却发现毫无头绪。最初在巴西利亚的示威起因在于加林查球场的建设预算超标,引发对教育和福利投入不满的抗议。但巴西利亚的抗议仅有以大学生为主的数千人参与,之后蔓延全国的示威游行,抗议者的要求可谓十分庞杂,从公共交通涨价到抗议FIFA的“霸王条款”,不一而足。

  与以往完全不同的是,这次波及巴西全国的示威主体不再是贫民窟的穷人,而是面临就业压力的大学生和对近年现状不满的中产阶层。近年巴西经济得到长足发展,主要依赖外资注入和贸易,以及资源型产品出口。但美国和欧盟经济持续低迷,加上巴西主要的贸易伙伴日本的萎靡,巴西经济增速已明显下降。未来3年,巴西将连续承办世界杯和奥运会,场馆建设开支激增,在公共交通和教育、福利上的投入明显不足,加上非常严重的贪腐行为,引发了民众的极度不满。

  巴西经济前途的不确定,让消费倾向高但收入偏低的大学生对支出增加但失业压力陡增的现状格外敏感,社交网络不受节制的谣言加剧了这种恐慌和不满。而示威人群的主力中产阶层,则感觉自己反而是巴西经济增长的牺牲品。财政改善的巴西政府对贫困人口的福利在增加,但更多因此获益进入中产阶层的脱贫人群,对巴西完全没有跟上经济增长的公共服务、基础设施极度不满。更重要的是,经历了巴西长达30年高通胀噩梦的中产阶层,对任何基本利益的触动都格外敏感。联合会杯开始的公共交通涨价是最直接的导火索,这让巴西超过1亿人口的中产阶层嗅到了通货膨胀的味道。

  去年巴西经济增幅不足1%,大大低于预期,居高不下的赋税让中产阶层苦不堪言。今年前5个月通胀率已达6.5%,生活必需品价格上涨更快,番茄价格在去年翻倍,这让圣保罗公交价格从3雷亚尔涨到3.2雷亚尔的轻微幅度,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过去数年超过3000万巴西人进入中产阶层,但收入并不能稳定地保证他们的生活质量。他们刚刚打开的消费欲望被经济危机打击,过去的贫困生活让他们对任何可能的经济起伏都异常紧张。联合会杯低劣的公共服务质量,以及几乎并未改善甚至更加恶化的公共交通,都在细节上刺激了不满。

  这次大规模示威与其说是不满世界杯的浪费和腐败,甚至是公交系统的涨价,更多还是发泄他们对巴西未来经济的担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