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轶君:余秀华受苦16年 离婚后天地更广阔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龙岩学院教务处_鲁东大学教务信息网_陇桥学院教务系统_隆回一中
阅读模式

内容提示:本期节目窦文涛、周轶君、马家辉从明星的隐私谈到余秀华的离婚,再谈到中国的家庭观念。周轶君称,余秀华受苦16年,离婚后天地更广阔,家庭是华人的宗教,外国人很难理解,马家辉称,郭富城晒吃饭照片严

内容提示 :本期节目窦文涛、周轶君、马家辉从明星的隐私谈到余秀华的离婚,再谈到中国的家庭观念。周轶君称,余秀华受苦16年,离婚后天地更广阔,家庭是华人的宗教,外国人很难理解,马家辉称,郭富城晒吃饭照片严格讲不属于隐私。

凤凰卫视3月17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家辉,给你安排的这个妹妹怎么样?

马家辉:我太喜欢,我讲过,小君君就是我喜欢。

周轶君:我不在做节目的时候,早就听他换人叫了,叫什么小婷婷之类的。

窦文涛:小婕婕。

马家辉:不是,公开的话才算数嘛,小君君我以前说过,对吧?我对你那么高的女生,特别穿着衬衫的女生是没有抵抗能力的。对,不管你生了几个。

周轶君:咱们今天三个都是白衬衫,白衫党。

马家辉:女生,你生了再三四五六七八个,我还是没有抵抗能力的。

窦文涛:那我将来找一些中老年的女士,都穿上衬衫跟你一块做节目。

马家辉:那没有问题,我是不太挑选。

窦文涛:对,咱们仨好久没凑到一块了,聊聊什么新闻呢?好像遍地都是新闻,实际上真正可聊的话题淡出个鸟来,能聊的话题,淡出个鸟来。于是情急之下,我只得关注娱乐新闻,对吧?最近他们社交媒体上都在说郭天王,郭富城说送给女朋友送礼物是送的大方,还是送的不大方。一般对这种新闻标题我都不会细看,我会细看那个内文。今年拍拖不送礼,送礼只送巧克力。不是,没关系,我认为你发微博的人今天就是明星愿意跟大家戏耍,这是不是他营造自己的粉丝的一种手段?你看,邓超他们夫妻玩微博玩的多成功啊?你知道这一幕我现在甚至感觉到在《纸牌屋》,你知道我感觉这个《纸牌屋》,中国的一些东西你能看出这个导演的年龄,他什么年龄他就拍这个,美国的你就看出这种工业的集群优势。一部电视剧里,你觉得最时髦的和最老组保守的全部聚在,这就是我说得包罗万象。你看其中讲到选总统,新派的选总统的已经到了社交媒体,动不动在家里拿着iphone,抱着老婆、孩子,我给你们直播我们家。

周轶君:剧透。

窦文涛:这不算剧透,你看,我的意思是今天明星们玩的,很有意识就在玩这个,你不觉得吗?

马家辉:郭富城晒吃饭照片严格讲不属于隐私

马家辉:没有,因为它本身是一个工具,因为我觉得说人的动机是不止一个,他可以是营销,有时候甚至不是自己去营销,他经纪人会在后面赶着你。文涛,是时候了,三天你没更新微博了,要弄了,可能是这样。可是,本身在过程里面,明星,多大的明星都是人,他以为那个工具好玩,他就跟你分享,而且分享,以前明星只能被狗仔队追着,总是拍,曝一些他不想让大家知道的事情。现在他能够把主权握在手,所以有了这个手机,有了网络,是主权高涨的时候。我这个明星我来控制。

窦文涛:那咱们分享一下郭天王的主权,既然他愿意跟咱们玩,咱们就跟他玩,是吧?来,看一下,这不是我们报道的,他发一条微博,你看能有四万的评论,真是,是吧?

周轶君:就最后不知道是谁被谁玩了,就那种感觉。

马家辉:那他是给小S了,他才四万,不是小S发过一张照片,我记得是勾鼻孔,就是拿了五六十万的。

周轶君:也不算,还有那些,我不记得那人叫什么,就是那些青年偶像,那一发不是什么十几万,还是上亿,有一个人,我不记得了,我可能说的不对。

窦文涛:那你对这个事情有什么评价?

周轶君:我在想,以前不是有一个电影叫《楚门的世界》,就是那个人他从一出生就被人一直在直播,已经把这个事情都说尽了,以后你就是这样一种生活,你的生活方方面面,你吃喝拉撒睡别人都能看到。但是,就在已经有人给我们指出了这条路的尽头是什么了,大家还在那里不断地往前走,在那儿晒,就主动在出让我这些隐私。将来以后可能没什么可卖的了,就是隐私,你说信息都是公开的,都是公共,大家能获得的讯息都差不多,除了你的隐私可以卖。

窦文涛:我有时候会相信一种历史的循环论,就是或者说轮回,你知道吗?因为我有时候老在想,所谓原始共产主义,咱们的目标不是实现伟大的共产主义吗?对吧?那就是在一个螺旋回到一个头,就是原始共产主义人们之间可都是坦诚相见,全光着,我有理由认定,原始共产主义人们做爱也都是不避着的,看。就跟个动物一样,那有什么可避的。那么,原始共产主义有什么隐私的概念呢?但是你看这样一弄、一弄、一弄。

马家辉:没有,重点我觉得可能讲歪了,这个真的不是他们的隐私,这是他们想让你看到的隐私。比方说他们自己吃饭或者说怎么样,很多都是我们刚说明星自拍,他想给你看到什么,他一定有更多不想让你看到的。所以,还没到什么隐私都公开的年代,所以,这个其实倒过来,因为有了网络,有了手机这个都是,我们要重新来界定一些概念,这个是隐私吗?不是隐私。我们对隐私的概念跟它的价值重新重来,甚至版权,什么叫版权呢?以前没有这种分享的工具,现在全世界都在争议,版权的概念越来越恐怖,以后你吃的东西,你拍张照,照相机先吃,拍。对不起,他拥有煮的那道菜的肖像权、散播权,他不仅是卖那个菜给你,你吃那个菜只能吃,你不能拍,你可以拍,不能散播。

周轶君:所以你知道再过几年,没有手机了据说,我听说研究VR技术就很先进,已经在慢慢慢慢越来越发达,就是虚拟现实。说到二零二几年,据说大家都没有手机了,你以前他给你发这个隐私,你最多只是观看,你将来可能就是参与了。你戴上这个眼镜,或者那个时候也不用戴眼镜了可能,你看到郭天王和谁谁在吃饭,你就能趴在那个桌边看。

窦文涛:咱们能跟郭天王一个锅里抡勺,哎呀,前景无限。

周轶君:你以后就能参与了。

马家辉:那个才是悲剧的开始。

窦文涛:怎么是悲剧呢?

马家辉:因为当VR,很多人都说VR是下一个电脑革命,我们看到所有的东西,像比如说其他的,光是我们不是看星球大战,不是有一个你按个键对话,是把你的影像3D立体投射,就是立体投影在那边,文涛跟我聊天的话,你整个人在那边,小君君在那边。不仅是谈,当我跟你谈完电话,你的立体影像全部记录下来,我以后到了我90岁,还是可以重看。那为什么这是悲剧呢?人已经没有了遗忘这个东西,我们以前谈过遗忘是什么,遗忘是自我保护的,特别难过的东西、悲哀的东西、伤感的东西,我们要遗忘它。我们不是故意去遗忘它,自动会遗忘它,它跟痛楚是一样的,我们会自我保护。你想想,我蛮替我女儿和以后的小孩担心的,她跟爸妈很好、爱人很好,她一辈子遗忘不了,因为她以后到了几岁,爸妈死掉,她一按个键,她爸妈跟她讲话的东西,复清出来,好像很亲密,是吗?对不起,其实你的情感、你的情绪承担不了,你会超负荷,你到时候会崩溃的,一辈子。我们人类很好玩的。

周轶君:她可以选择不按那个键。

马家辉:对不起,工具在那边,那是一个诱惑,没有的话,你不会碰它。等于我们抽烟的人家里第一个要戒烟,绝对不可以有烟,你不要以为我放着吧,以防万一,对不起,你一定会去抽的。

周轶君:那这个按钮会不会有包括前男友、前女友的按键?那肯定不乐意去按的。

马家辉:那很惨的。

窦文涛:真的有可能,所谓你比如说人工智能发展的未来的想象就是把个人的大脑意志下载,存档在电脑当中。不管这个能不能成,但是至少我认为将来完全可以出现一个人格档案,就是他说的这个。比如说您的父亲或者说您的爷爷,把他的立体影像和他的音容笑貌、他的说话储存在一个东西里面,然后确实是一按一个按钮,你想见他,甚至也许他能跟你说话,完全有可能。你想见他,你想念自己的爷爷了,按这个出来,你说爸爸我想你了,他可能会跟你有一些对话,我认为这都不是不能想象的事情。那你想,那个时候他的意思就是说,人的感情会是什么样子。

马家辉:20年我告诉你小君君会有一种东西出来,当然你要付钱。像日本人,有一个日本顶尖的科学家已经做了跟他自己一模一样的真人,机器人,而且不仅是一模一样。他能跟它互动的,他把自己很多想法,当然要经过训练机器人,放进去,当我对着那个机器人,另外一个窦文涛二号,我是窦文涛,跟他讲,你饿了吗?那个人会回应的,我饿了,我想吃什么什么。窦文涛二号你想我吗?他说我好想你什么什么。OK,那假如是这样的话,我们可以比方说我担心我爸妈去世了,或者说我情人、我太太,我做一个他们的(形象),然后我完全可以和他们互动,好像他们没去一样。

窦文涛:那我觉得也很可怕,家辉。

马家辉:很可怕。

窦文涛:你比如咱们俩互相间都发现我这边按出来马太太,他那边按出来窦太太,你说咱俩。这事儿很难想象。另外,咱们还是回到今天的人的感情世界吧,有点转蒙圈了。也有一个好消息可以分享,著名的上过我们锵锵的女诗人余秀华离婚了。

周轶君:你觉得是好消息?

窦文涛:这么说可能觉着我不厚道,但是我是根据这一篇报道得出这个结论的。就是说因为这篇报道的标题叫做《诗人余秀华,终于离婚了》。这个里面如果它的报道都是真的,我觉着挺逗的,余秀华上过咱们节目,咱们节目一般都是催离节目,是吧?上过锵锵之后,她为什么决定离婚了?就是旁边采访过她的记者好像也帮她的忙,就是她其实有个顾虑,顾虑是什么呢?别人会不会觉得她出了名,就要离婚,其实不是这个原因,就是很长期的一些问题。那么,她就,要不说余秀华出口成诗了,她说这个虚名没有什么意思,人生本来就是一场虚惊。然后,余秀华进了民政局,你说民政局的工作人员。

周轶君:都认识她了。

窦文涛:不但是都认识她了,民政局的工作人员竟然问她,说你是不是神经病?这下余秀华被刺激了,气的拍桌子,就是说我就是神经病,然后这工作人员表情很正常,说那你得拿医院证明,要不然不予离婚。结果余秀华气的,结果她在旁边观摩了一下,发现后来的两对离婚的夫妻,原来这工作人员问的都是一样的问题,这是个例行程序。

周轶君:弄得一场虚惊。

窦文涛:对,一场虚惊,就是说但是能这么问吗?就是说你是不是神经病。

周轶君:他可能问了很多问题吧,就像你办签证不也问嘛,你是不是种族主义者,你是不是偷过东西,你是不是杀过人,不是都这么问嘛。

窦文涛:难道这是当地民政局离婚标准程序吗?

周轶君:咱没去过,不知道。

窦文涛:那当地民政局能安全吗?

马家辉:不能直接问是不是神经病,他的意思是说你是不是在正常的判断的状态下,自主的状态下来做这个决定,等于隐含是说你是不是没有受到威胁、利诱、蛊惑、精神错乱。就等于人你立遗嘱,假如你是精神错乱,那个遗嘱是不算,可是他就很直接,把它简化成你是不是神经病这样。你这样很多事情太直接就不行,像香港前阵子不是发生很多自杀个案嘛,现在在讨论说原来当你说可能考虑自杀的时候,他们好多辅导人员要求你签一张纸,承诺不自杀。本人承诺从3月25号到5月25号之间不自杀这样子,然后他就做这种,他的意思当然不是说你5月25号之后可以自杀。可是,他就是要做这种手续,所以那个工作人员可能就讲。

周轶君:余秀华受苦16年 离婚后天地更广阔

窦文涛:轶君,你为什么听见我说我看了这篇报道,我觉得她离婚是个不坏的消息,你有点认同呢?

周轶君:因为她受了16年的苦,据她自己说。当然,大家都觉得说叫劝和不劝离,是不是这样说?但是我觉得对她来说,这样天地更广阔了,自由了,当然是好事了。

窦文涛:从这篇报道里看出来,你知道她有的时候她会觉得,说她小孩两岁的时候,她就提出过离婚,那个时候被拦住了。然后,她这里边讲到的有些事儿,我都没想到,比方说她说有一年她老公在荆门打工,春节到了,老板拖欠了八百块钱的工资。然后,她老公就让余秀华跟着他去讨,就是说你怎么帮我讨薪,说待会儿等老板的车过来,你就撞上去。说你是残疾人,他不敢撞你,然后余秀华就说,如果真撞上来怎么办?然后,她老公就沉默了。就是从这个细节来讲,就是说余秀华的心里就觉得,我的生命在你眼里就值八百块钱,还不如一头猪吗?

扫描屏幕下方的二维码关注凤凰卫视官方微信平台,更多精彩尽在凤凰私享会!

点击关注 @凤凰私享会 ,更多精彩内容实时掌握

《锵锵三人行》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窦文涛[主持人专区]

首播时间: 周一到周五 23:00-23:35

重播时间:周一至周五 13:00-13:35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