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是阶层性的考试,贫富的差距已经体现在了教育里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龙岩学院教务处_鲁东大学教务信息网_陇桥学院教务系统_隆回一中
阅读模式

马上就要高考了,多少18岁的孩子,正在全力以赴冲刺人生的第一个重要关口。

对于高考,有人支持,有人谩骂。

对于中国的教育制度,年年有人批判,却依旧年年如此。

前段时间有一部印度电影很火,叫《起跑线》,不知道大家看过没有?

讲的就是关于教育制度的问题。

影片中拉吉夫妇是一家服装店老板,

为了让女儿能进到排名第一的私立学校,

掷重金买了一套学区房,

在高档社区学着上层人过生活。

在那里,老婆不能叫老婆,要叫darling~

这一点倒是与一些国产剧里,

有钱人的早餐一定面包+牛奶而不是油条配豆浆颇为相似。

关于这一点我很早就想吐槽了,中国的早餐是吃不饱还是不好吃?

非得一片面包涂点果酱就是有品味了?

拉吉夫妇为了女儿上学的事费尽心思,焦头烂额,无所不用其极。

其中,拉吉的妻子米图有一句话,

可能是当下许多父母或将要为人父母的人的真心话。

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

整个影片笑点颇多,表述手法轻松幽默,却极为发人深思。

1

名校的入学名额只是学校和富人们的名利场

在片中,如果你是上层人,你的孩子就可以去高档的私立学校。

这种学校学费昂贵,一般的穷人根本读不起。

但政府为了以示公平,也会要求学校每年必须针对贫困家庭拿出25%的入学名额,

但这些名额并没有真正发挥作用,

而是成为了学校和富人之间的利益场。

想现在我们身边也有不少类似的学校,挂着重点的招牌,

名义上说只招收对口辖区的孩子,

但这对口辖区却一年比一年小,

有的夸张到就只对口一条街。

如果真的按照规定来,估计一年都招收不到几个孩子。

怎么办?

开国际班!

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招非辖区内的孩子了!

以“重点”为招牌,

一个孩子收几万,瞬间开起几个班!

创收效果杠杠滴!

所以不少学校都出现一个班上几十个孩子,

其中两三个是对口辖区的,一学期学费一两百,

别的孩子都是来读“国际班”的,一学期交一两万。

这种学校,有许多连保安都是鼻孔朝天的。

你去问他们招生政策,

回答你一句“不知道”都算客气。

会自己问过来,明显是又没关系又没钱,

看你一眼都算抬举。

2

以考试为判断不是最合理的,但却是最公平的

片中拉吉夫妇拼命想要女儿进的学校,

有一流的教育设施,一流的教学方法,一流的老师,一流的教材,

总之什么都是一流的,

你的孩子从进去那一刻开始,就已经与别的孩子拉开了距离。

穷人就算“幸运的”拿到名额,免了学费,

也会被学校各种活动费、服装费等吓倒。

这里面提到了“个性发展”,

不禁让我想到前两年,深圳市政协六届二次会议在深圳会堂开幕,

在大会的列席委员中,有位年仅13岁的深圳实验学校初中部学生——柳博。

这件事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对于列席市两会,柳博感觉还是挺新鲜。

虽然在市政协六届二次会议上,他没有发言的机会,

但是在此前举行的列席青少年与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座谈会上,

他已代表小伙伴们建言。

可谓是见过大场面的人。

面对记者的采访,

他表示希望代表、委员们能把深圳学生的声音带到两会上,

“我们希望能继续推行教育改革,革除应试教育的弊端,

更多地注重我们能力和素养的培养,不要让一张考卷来决定我们的未来。

我们还希望学校多增加创新创客课程,

也可以通过社会实践活动来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

这番话说得有理有据,很多为应试教育所困的孩子和家长纷纷手动点赞。

但我们必须承认,

对于中国的多数家庭、多数孩子来说,

读书、考试是他们脱离固有阶层唯一的希望,

也是唯一一场相对公平的竞争:只要我努力读书,命运就有可能被改写。

就像影片所提到的“个性发展”,

有的家庭可以交得起一年两万多的课外活动经费,让孩子们按个性去发展,

但多数家庭只能让孩子按着课本去发展。

试想一下,

片中的穷人希亚姆好不容易让孩子进到一个拥有优秀教学资源的学校,

眼看着孩子的命运就要因此改变了,

你居然要求不以考试成绩来判断,

改跟他拼兴趣班,

他会怎么想??

我是一个从祖上一直穷下来的人,

穷得相当有经验,

如果你有需要我甚至可以给你一本贫穷秘笈。

我需要的只是一个公平受教育的机会,

让孩子好好读书,希望有一天他能出人投地,

不再像我这样整天挖空心思去想如何进一步完善和提升面对贫穷的技巧。

如果这些兴趣班可以成为一种公平的教育资源,

我不反对。

但如果这只能是个别学校突显“重点”身份,

少数学生拉开成绩差距的方式,

我宁愿就以简单的考试来判断 。

兴趣班什么的,真心陪不起。

也许这样不是最合理的,但对我和我的孩子来说,是最公平的 。

3

阶层的差距,已经体现在了教育里

片中的女主角米图说过一句话,

英语在印度不仅仅是一门语言,还是“阶级”。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在印度,很多公立学校是没有英语这门课的。

你是哪个阶层的人,从你会不会说英语就能分辨出来。

拉吉和米图的女儿,

就因为说印地语而不是英语,

在那个高档社区根本交不到朋友。

没有家长愿意自己的孩子和一个说印地语的,来自下层社会的孩子玩。

哪怕你买了豪宅,也不代表你就是上层人了。

现在的社会阶层越来越固化,

很多人都在喊“寒门再难出贵子”。

去年北京高考状元熊轩昂的一番话更是句句扎心。

“高考是阶层性的考试,

农村地区越来越难考出来。

我是中产家庭的孩子,生在北京,

在北京这种大城市能享受很多的教育资源,

也决定了我在学习时能走很多捷径。”

他说的没错,

他的父母都是外交官,

自己从小就参加各种竞赛班,游历各国,

熟读中外名著、喜爱历史,

还是个小小的地理通。

这样的孩子,拿个高考状元,似乎有点不足为奇了。

高考是阶层性的考试。

真是细思极恐的一句话。

一直以来,高考都被誉为 人生中最后一场公平的考试。

但这里面“阶层”的差别已经越来越明显了。

富二代,官二代,穷二代,

阶层的固化让普通老百姓越来越恐慌。

就像片中的希亚姆,

家里祖祖辈辈都是穷人,

他深知生活的不易和艰辛,

知道饿着肚子睡觉的滋味,

所以他比任何人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出人投地,过上上层人的生活。

为了帮好友拉吉弄到两万元的课外活动费,

希亚姆不惜跑出去被车撞,断手跛腿的还拒绝去医院,只要赔偿金。

因为他深知这是唯一能让孩子改变命运的机会。

在看到自己的孩子因为受到某位爱心人士的捐赠而拿着英语课本读书的时候,

他激动得热泪盈眶,

“谁能想到一个劳工的孩子,居然会说英语?”

在他看来,学英语,就已经意味着他们要脱离底层贫穷困苦的生活了。

再来看看那些曾被大谈特谈的“被高考扭曲的人性”:

隐瞒亲人去世的死讯,不惜让孩子错过与妈妈、爸爸最后的诀别;

为了走进考场,不惜让孩子无奈地离开倒在血泊中生死未卜的妈妈;

为了让自己迟到2分钟的孩子进场考试,母亲不顾个人的尊严甚至不惜给监考老师跪下,苦苦哀求……

等等等等

我们可以想想,

什么样的人,输不起这一场考试?

是外交官的孩子吗?

是穿着阿玛尼去参加市政协会议的孩子吗?

还是那些拼尽全力,带着全家人的希望走进考场,力争摆脱阶层枷锁的孩子?

这是唯一对他们来说都公平公正的竞争,

不看钱,不看脸,不拼爹,只看你考了多少分。

多年前,我曾看过一篇名为《我奋斗了18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的文章。

文章的开头,我到现在都记忆犹新:

我的白领朋友们,

如果我是一个初中没毕业就来沪打工的民工,

你会和我坐在starbucks一起喝咖啡吗?

不会,肯定不会。

比较我们的成长历程,

你会发现为了一些在你看来唾手可得的东西,

我却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