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园难入园贵,学前教育痛点怎么破

入园难入园贵,学前教育痛点怎么破

时间:2020-03-22 06:04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公办幼儿园入园难,私立幼儿园入园贵或者教育质量没保障,这样的现象已经成为学前教育长时间以来难以解决的“顽疾”。全国人大代表王家娟在今年两会期间曾这样总结:入园难,难过考公务员;入园贵,贵过大学学费。

标题:入园难入园贵,学前教育痛点怎么破

暑期进入尾声,大大小小的幼儿园又热闹起来。如何为自己的孩子择校,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成为众多家长的头等大事。

回忆起3年前选择幼儿园的决定,在北京市一家事业单位工作的王雨(化名)仍然有些内疚。

“我当时应该多选几家幼儿园进行比较,然后再作出决定的。我女儿现在该上小学了,但在幼儿园期间形成的一些不良习惯仍然没有改过来。”王雨每每谈起此事,都有几分气愤与无奈。

王雨的经历,仅仅是学前教育问题的“冰山一角”。

全国人大代表、华南农业大学教授陈瑞爱在走访调查时发现,各地财政性学前教育经费占比很低、学前教育毛入园率低于全国水平、新建农村幼儿园徘徊在体制之外、民办幼儿园留不住人才等问题都是学前教育的痛处。

教育问题专家、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近日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学前教育已经成为我国教育系统中的短板,只有通过立法进行规范,才能解决学前教育中的诸多问题。

“学前教育立法,尤其要对两方面内容作出明确。其一,坚持学前教育普及的公益方向,增加公办幼儿园和普惠性幼儿园,通过明确政府投入来提高入园率,让学前教育能够更大程度得到普及。其二,坚持学前教育去‘小学化’,使学前教育回到培养学生行为习惯、促进学生个体完善的规律上来,而不是‘拔苗助长’。”熊丙奇说。

公办幼儿园供需矛盾突出

吃饭的时候多吃米饭少吃菜,因为老师说“多吃米饭长得白”;小便排队上,前面的人不用冲马桶……女儿将幼儿园里养成的习惯也带到了家中,王雨纠正很久仍然感觉效果甚微。

在女儿两岁五个月的时候,王雨开始寻找合适的幼儿园,由于附近一家公立幼儿园入园难度大,而且设施看起来比较老旧,再三衡量之后,王雨放弃了送女儿进公立幼儿园的想法。

“附近有家私立幼儿园,每年需花费四五万元,已经算是不便宜了,但早已满员。恰巧隔壁小区新开了一家私立幼儿园,幼儿园园长在接待时侃侃而谈,给我留下了不错的印象,于是就选择了这家幼儿园。”王雨称。

“然而,事实证明我们看走眼了,这里的教师普遍年轻,而且素质一般。当时感觉能言善道的园长在之后就合班及频繁更换班主任等事宜跟家长沟通时巧舌如簧。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女儿现在生活中的一些坏习惯,我们纠正了很久都改不过来,很是头疼。”王雨说。

王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自嘲道,比起朋友一家老小在开学前于公办幼儿园门前排队的经历,自己的这些事情“可能也不算什么”。

公办幼儿园入园难,私立幼儿园入园贵或者教育质量没保障,这样的现象已经成为学前教育长时间以来难以解决的“顽疾”。全国人大代表王家娟在今年两会期间曾这样总结:入园难,难过考公务员;入园贵,贵过大学学费。

而这种“顽疾”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入园率低。

2015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学前教育毛入园率(是指某一级教育不分年龄的在校学生总数占该级教育国家规定年龄组人口数的百分比)达到75%,比上年提高4.5个百分点。

然而,这一数据并不能掩盖“学前教育普及率城乡差异显著”的问题,我国学前教育普及水平存在明显的城乡差异,城市学前三年毛入园率高于农村。例如,甘肃58个集中连片贫困县学前三年毛入园率仅为52.3%,显著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熊丙奇对记者分析,公办幼儿园少是造成入园难、入园贵的重要原因。

上世纪九十年代,随着经济体制改革,计划经济体制下形成的以单位、集体办园为主,公益性和福利性特点明显的学前教育体制被打破,一些幼儿园在划归教育部门管理的时候停办,当时的撤并直接导致了公办幼儿园资源大幅减少。

当前我国学前教育虽然经过第一期“三年行动计划”,入园难、入园贵问题基本得到缓解,入园率明显提升,但公办、优质幼儿园的供需矛盾仍然存在,公办幼儿园的比例很小,相当数量地方的学前教育资源还要靠民办幼儿园来保障,这也是导致入园难、入园贵的重要原因。

但即便是在克服重重困难之后,将孩子送进了幼儿园,也只是走完学前教育这个“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熊丙奇指出,学前教育“小学化”倾向一直以来比较普遍,这种对于孩子们“拔苗助长”的教育方式很是令人担忧。

教育部曾经三令五申,要求不准幼儿园开授珠算、拼音等“小学化”课程,并在二期行动计划采取健全学前教育教研指导网络、加强区域教研和园本教研、构建保教质量评估体系等措施,来防止和纠正幼儿园“小学化”倾向。

“然而,学前教育‘小学化’倾向仍然很严重,这不仅与幼儿园应当培养学生行为习惯、思维习惯、生活习惯的要求相背离,而且加重了学生负担。”熊丙奇说。

究其原因,熊丙奇认为,家长抱有的“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等错误观念固然不可取,但更重要的则是当前的“幼升小”压力所致。

“在很多地方,家长迫于‘幼升小’的压力,不敢不让孩子多学早学,以便在‘幼升小’时能上个好点的学校,这与我国义务教育资源不均衡有很大关系。如果不能实现学校教育资源的均衡配置,这种情况就很难根治。”熊丙奇说。

地方立法可提供有效借鉴

为了解决学前教育中出现的问题,江苏、安徽、吉林、云南、北京、天津、上海等多个省市推出了学前教育地方性法规,针对学前教育中存在的问题,作出了相似的规定予以解决。

针对入园难、入园贵等问题,通过明确“新建居住区应配套幼儿园建设”的规定,来解决学前教育资源跟不上适龄儿童入学需求的难题。

《江苏省学前教育条例》第二十条规定,新建、改建、扩建居民区,应当根据规划配套设置学前教育设施,并与居民区建设项目同步设计、施工和交付使用。规划配套建设的学前教育房屋、场地等设施是公共教育资源,由设区的市、县级人民政府统筹安排,用于举办公办幼儿园或者委托举办普惠性民办幼儿园,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改变使用性质和用途。

《天津市学前教育条例》第十条第一款规定,新建住宅小区和旧城区改建,应当按照标准配置幼儿园。幼儿园应当与住宅小区同步规划、同步建设、同步验收。

针对当前学前教育中普遍存在“小学化”的倾向,多个地方性法规明确禁止了这种“拔苗助长”式的教育。

《江苏省学前教育条例》第十二条第三款规定,禁止以集中授课方式实施汉语拼音以及汉字读写训练、数字书写运算训练、外语认读拼写训练。

《安徽省学前教育条例》同样规定,幼儿园应当防止和纠正小学化倾向,不得以任何形式教授小学内容;不得为幼儿配备教材、教辅材料、不得要求家长购买幼儿教材和教辅。提出幼儿园应当根据幼儿的年龄结构开展游戏,为幼儿创设游戏条件,鼓励和支持幼儿自主选择游戏,保证幼儿有充分的游戏时间和户外活动时间。

对于地方性法规的作用,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教育厅厅长沈健坦言,江苏在学前教育立法方面走得比较靠前,在全国各省区市中率先出台了地方性法规——《江苏省学前教育条例》,为国家层面立法提供了有效的探索。

地方为了解决学前教育中的问题,不仅出台了相应的法规,还将学前教育列入年度工作计划中。

陈瑞爱指出,目前,我国已有11个省份将发展学前教育写在了2016年的工作计划中。山西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16年将新改扩建农村幼儿园200所。湖南2016年也将新建农村公办幼儿园200所。

全国层面立法是治本之道

然而,即使有着地方性法规的探索,但缺乏一部全国层面的立法,仍然不足以改变学前教育在教育系统中的短板身份。

时至今日,在教育系统中,义务教育、高等教育、职业教育等相关法律都已颁布实施,而学前教育仍然没有全国性的法律,学前教育发展缺乏有力的法律保障和必要的政策规范,被视为当前学前教育出现各种问题的根本原因。

熊丙奇指出,无论是入园难还是“小学化”,这些问题还是要通过立法来解决。

在解决入园难方面,可以考虑把学前教育纳入到义务教育中,以此来保证政府对于学前教育的投入,解决政府对于学前教育投入不足的问题,扩大学前教育资源。

在教育方式上,尽管现在政府部门对幼儿园作出了禁止小学化教育的相关规定,但仍然难以对校外培训机构作出管理,只有立法禁止所有的学前教育机构对幼儿进行小学教育,才能从根本上阻止这一倾向的蔓延。

事实上,除了“入园难”与“小学化”两个较为显著的问题之外,学前教育公共服务公益普惠程度不高、学前教育财政性经费占比仍然较低、学前教育发展的长效经费投入保障机制有待建立、教师队伍建设需要进一步加强、提升幼儿园保教质量任务依然艰巨等问题同样十分突出。

陈瑞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目前学前教育问题已经引发社会高度关注,尽管多个省份都将发展学前教育写入今年的工作计划中,但只有制定学前教育法,才能从根本上保障儿童受教育权利。

在去年的全国人大会议上,沈健等154位代表提出5件关于加快制定学前教育法的议案。议案提出,近年来,在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共同努力下,学前教育事业快速发展,但学前教育资源相对短缺的局面仍未改变,难以满足广大人民群众对学前教育的需求。由于缺乏国家层面立法,学前教育的政府责任、经费分担、师资保障、办园体制、督导评估等重点问题尚不明确,制约了事业健康发展。

值得期待的是,备受关注的学前教育法已列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将适时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

据悉,教育部目前已完成学前教育法专家建议稿,拟在梳理总结国内地方立法成果和研究借鉴国外立法经验的基础上,研究提出法律草案。

智能抓取